您现在的位置:

彩妆 >

华年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四十五章 精英之路(下)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    乔楠进入比赛那天,乔建军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。他本来不怎么做梦,但是某天晚上,他突然梦到了去世多年的母亲。梦境中,他在老家的灶台上烧火,远远地看到母亲从外面走来。但他们俩好像分别在两个时空一样,母亲一直走不到他身边,他也一直触不到母亲。

    “娘,你,你不是死了吗?怎么又回来了?”乔建军奇怪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放心不下你们,回来看看啊!”老太太瘦弱不堪,佝偻着腰,说话也有气无力。

    “家里都挺好的,年前还得去给你烧纸呢。”

    “楠楠呢?楠楠会跟你一起来吗?还有璐璐呢?很久都没见到她啦!”

    乔建军说道:“十一烧纸的时候不是跟你说了嘛,璐璐去美国了,回不来,我替她给你烧个纸。乔楠参加比赛去了,如果他能回来,我一定带他去!娘,乔楠可有出息了,以后一定是个将才。您呀,就好好保佑他吧!”

    乔老太太颤颤巍巍,却换了一副哭相:“我要见楠楠,我想楠楠啊……”

    无论乔建军怎么安慰,老母亲却只会幽幽地重复这几个字,满口的“楠楠”念得乔建军心里发毛,好像咒语一样回荡在房间里。不知过了多长时间,他蓦然睁开眼睛,这才发现自己做了个梦。

    这个梦太过逼真,褥子都被冷汗湿透,乔建军的心脏在扑通乱跳。他看了一眼手机,现在是凌晨三点,他却再无睡意。

    母亲已经过世多年,乔建军每年都扫好几次墓,所以她极少来自己梦里。她口口声声念叨着“楠楠”,难不成是在提醒自己,乔楠有危险?

    不会的。

    乔建军找人看过,乔楠命硬着呢!

    那时乔楠刚出生不久,乔建军拿着儿子的生辰八字,喜滋滋地去找一个颇有名望的算命先生。算命先生说,乔楠五行缺木,这个名字取得很好。他会如他的名字一般,长得高而茁壮,像楠木一样坚硬,且寿命极长。

    算命先生总是捡好话说的,乔建军也乐得相信。幸运的是,乔楠果然长得又高又壮,像一棵参天楠木一样。乔建军心想,原来那个算命先生没有撒谎。再以后,无论乔楠遇到什么困难,乔建军总会想起这段话来安慰自己,告诉自己,儿子会没事的。

    可比赛毕竟充满了危险,乔建军心绪不宁,眼睁睁地看着外面的天一点点地亮了起来。他在心底默默呼唤着那个熟悉而又遥远的名字——

    楠楠,楠楠,快点儿回家吧!北京军海医院癫痫科怎么样?>
    ***

    中部某山区,冬雨下了一整天,终于在午夜时分停了。气温骤降,冻得人脑子都不好使了,不少参赛选手都有感冒的迹象。

    乔楠身体素质很好,虽然没有感冒,但夜里几乎没睡着觉,体力有点透支。关键时刻,意志力起决定作用,乔楠意志力顽强,所以像打了鸡血一样,依然精神抖擞。

    昨天全员表现不错,乔楠所在的一组几乎毫无悬念地排在榜首,早早便将王者之气显露无疑。第二天出发前,一组的成员照例围成一个圆圈,为今天的比赛鼓舞士气。

    不同于别组空喊口号,乔楠别出心裁,想了一个新招。他低声问道:“高考时,最难考的军校是哪一所?”

    其他八人异口同声,响彻云霄:“科大!”

    乔楠继续问道:“对学员要求最高的军校是哪一所?”

    “科大!”

    “成绩最好、技能最好的军校又是哪一所?”

    “科大!”

    “精英之剑只能属于哪里?”

    “科大!科大!科大!!!”

    雄壮有力的声音回荡在比武场,其他人不知道乔楠说了什么,只听到了好几个“科大”。在莫名其妙之余,他们很好奇,也有点儿小嫉妒——看科大的气势,他们就是冲着第一名来的。强队的气场,果然不一般呐!

    第二天第一个项目是搭设绳桥,在受领任务之后,乔楠按照步骤,娴熟地下着命令:“强子先游过去,其他人向对岸方向警戒,掩护强子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就位了,叫强子的青年毫不犹豫地跳进水里,向对面游去。冬天的江水冰冷刺骨,再加上昨晚下雨了,水流变得湍急。如果水性不好,那就极有可能被水流冲走。强子从小长在长江边上,所以乔楠让他游过去,然后再把绳子扔给他,两边架好绳索,其他人从绳桥上通过。

    乔楠很紧张地看着水中的队友,按理说几秒钟就应该游到了,但是强子却迟迟没有游到,只能看到他在水中一起一伏。时间在一分一秒流逝,乔楠忧心如焚,冲着水面大喊了一声,却没有任何回应。

    他突然有种很不好的预感:“不好,他是不是溺水了?”

    河水太冷,如果在里面脚抽筋,那就极容易溺水。

    旁边的裁判问道:“你们是否要退出这个项目?如果退出,我们立刻施救。癫痫患者的病情不发作了,可不可以停止用药?

    “不。”乔楠剑眉紧锁,冷静地说道:“我把强子救回来,然后去对面搭桥,你们依旧原地警戒,副队长负责指挥,明白了吗?”

    “……明白!”

    次仁一边警戒,一边喃喃道:“队长怎么着也是从海边来的,水性也差不到哪里去吧?”

    其实除了强子,其他人的水性都是半斤八两。乔楠虽然从小会游泳,但并没有专门训练过,去洗海澡也不用多高超的游泳技巧,所以他并不比别人强多少。这次要把人从水里拖回来,再游到对面架绳桥,这对体力是一个巨大的考验。乔楠是指挥官,但他的体能拔尖,所以只能让他去。

    乔楠从来没有这么痛恨过水,入水的一瞬间就冷得灵魂出窍了。他冒着被水流卷走的危险,奋力将战友拖了回来。强子确实是腿抽筋了,他自己为这种意想不到的失误懊恼不已。

    乔楠问道:“还能继续比赛吗?”

    强子忍痛说道:“没问题,把大拇指掰过来就好了。”

    乔楠来不及说别的,转身就朝对岸游去。为了取得胜利,他连感知寒冷的时间都没有了。他火速架好绳桥,冲着对岸喊了一声:“别忘了戴保护绳!否则会扣分!”

    队员们矫健地爬了过来,腿抽筋的强子都没有拖后腿,咬紧牙关,用顽强的意志支撑了下来,战友们都感动不已。这个项目一组本来志在必得,但是比预想的多浪费了十几分钟,他们最终只拿到了这个项目的第五名。

    “都怪我!”强子懊恼不已,差点儿流下泪水。

    “没事,谁能想到在水下抽筋了啊?”一想到被扣掉的分数,乔楠的心都在滴血。他想暴跳如雷,但克制又克制,最后还是面不改色地安慰了队友。

    导航员赵宇说道:“精准射击和行军是咱们的强项,别气馁,后面还有机会!”

    “是,都打起精神来,从现在开始,一次都不要失误!”乔楠带着队,重新喊了起来:“最难考的军校是哪所?”

    “科大!”

    “实力最强的军校是哪所?”

    “科大!”

    “精英之剑最后属于谁?”

    “科大!科大!科大!!!”

    “科大”两个字早已深深扎根于这群年轻人的心里,他们用尽力气喊出来,让“科大”这个名字回荡在热火朝天的比武场,回荡在这片治癫痫病哪好属于年轻人的天空。他们不怕被别人知道,他们就是要赢,而且要赢得漂亮!

    又比了两个项目,一组虽然取得了优胜,但是没办法跟别人拉开距离。绳桥的失误让他们名次一下子掉了下来,现在虽然追回了一点,但扔排在某陆院后面,暂时位列第二。

    剩下最后一个项目了,乔楠的心脏像被亿万只蚂蚁噬咬似的,片刻不得安宁。偏偏陆院那帮家伙还过来揶揄他们,走过乔楠身边的时候,他们还吹起了口哨。

    “喂,你们知道哪所军校最难考,实力最强吗?”

    “不是科大吗?科大人不是傲得眼睛都长到天上去了么?”

    “可惜啊,只是口号喊得响亮,前几次被都被我们虐惨了!”

    “咱们把华夏第一军校都踩在脚底下了,那咱们排第几啊?”

    嘲讽声、奚落声源源不断地传进耳朵里来,几个大二的学员按捺不住,几乎要冲上去跟陆院的学员打一架,不过被学长们给拉住了。乔楠默不作声,脸成了猪肝色,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在陆院的队长快要走过去的时候,乔楠一把拉住他,说道:“比赛还没结束,咱俩不妨打个赌。”

    陆院的队长也是个热血小伙子,他很爽快地答应了:“好啊,你说打什么赌?”

    “如果科大赢了,你带领你的队员,高喊三声‘科大最棒,科大最强,科大是冠军!’如何?”

    陆院队长笑了笑:“可以,不过我坚信,不会有这种事的。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我们,是不是啊,兄弟们?”

    陆院的学员们高声欢呼起来,待欢呼声渐缓,陆院队长又说道:“不过打个赌也未尝不可,如果最后赢的是我们,那就请你们科大高喊三声‘陆院最厉害,科大打不过,科大甘拜下风’,如何?”

    科大的学员们气红了眼睛,乔楠攥紧了拳头,问道:“兄弟们,敢打这个赌么?”

    “敢!干死陆院!”

    最后如果不是裁判过来拉他们,估计两帮能打起来。都被挑衅成这个样子了,科大一组就算豁出命去,也得跑个第一回来。

    行军科目,最主要是考察导航员的分辨能力,以及队长的判断能力,看他是不是对导航员百分之百信任,在关键时刻,带领全队踏上正确的道路,从而大大节省行军时间,而时间就是胜利。

    导航员赵宇是学气象的,在这群人当中地理知识最为丰富。拿到地图之后,他迅速做出判断,跟乔楠说道:“如果绕过a森林,最乐观癫痫病手术治疗多少钱也得两个小时,但是你看这里有一块断崖,如果能爬上去,翻过山就到了。”

    乔楠确认了一遍:“你没看错?确定翻过断崖就是营地?”

    赵宇生怕领错了路,又眯着眼睛看了一遍,这才说道:“我确定,爬上断崖,再朝山下跑五百米,就到达营地了。”

    乔楠又问道:“这个断崖大概有多高?”

    赵宇皱着眉头算了一遍,说道:“保守估计,不会超过十五米。”

    “确定?”

    面对乔楠一次次地确认,赵宇也有些心虚了。他擦了一把额头上的冷汗,又静下心来算了一遍,最后坚定地说:“我能确定!”

    十五米,这个高度可以徒手攀岩,乔楠对自己的实力还是很有信心的。再说他们队还有藏族精英次仁,从小就满山跑的,爬上去也不在话下。只要有一个人爬上去,放下绳索,其他人就好办了。

    反正那群裁判又没说不让用绳子,乔楠可以理直气壮地用。

    但是考虑到这里,乔楠总觉得不会那么顺利。地图上特意把断崖标出来,会不会是那群老狐狸故意而为?目的就是让他们浪费时间,最后只能放弃,乖乖地总结经验教训——没有捷径可以走,走捷径就容易掉进陷阱里!

    如果规规矩矩地绕过树林,运气好的话找几条小路,或许能在两个小时内赶到,但陆院那帮家伙也很厉害,不会比乔楠他们差;按照导航员的判断,如果走这条断崖,就能减少至少一半的时间;但如果导航员判断错误,那就毫无翻身的希望了。

    时间在流逝,乔楠感觉一座山都压在自己肩膀上了。

    导航员催促道:“队长,咱们必须得尽快下决定了!”

    乔楠心一横,决定赌一把。他眼睛锐利如鹰,扫过每一个队员:“兄弟们,在战场上,咱们是不是应该互相信任?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我相信导航员的判断,你们呢?”

    “相信!也相信队长,会带领我们取得胜利!”每个学员都是目光炯炯,闪烁着对胜利的渴望。

    “那好,咱们齐心协力,冲着断崖进发。同志们,冲啊!”

    * 注:本文出现的并非正规赛序,根据剧情做了调整,切勿太较真。l0ns3v3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© xinwen.tjdah.com  河北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